前脚刚取消,后脚又被限制消费——王思聪的还债之路还很长


互联网时代信息过载,不是因为写东西的人太多,也不是因为吃瓜群众太庞大,而是因为世界瞬息万变,瓜实在太多。

当自媒体乘上热点的末班车,也要评一评王思聪被限制消费的时候,限制令被取消了。当小编们好不容易改稿子,打算评一评王思聪是否成功摆脱麻烦的时候,主角又进去了……这跟项目经理有什么差别?!

项目经理改需求

2019年8月12日,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对熊猫互娱发布限制消费令,由于王思聪是熊猫互娱的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执行的直接责任人员以及实际控制人,因此王思聪被限制高消费,一时间网络沸腾。

此事曝光之后,王思聪变得格外低调,不仅没有出来做任何说明,还删除了以前的微博。能让前首富的儿子变成这样,说明事情并不简单。


事件的导火索是熊猫互娱与曹悦的合同纠纷。

曹悦一开始在斗鱼直播,王思聪创办熊猫互娱之后为了扩大人气,从各大直播平台高薪挖人,曹悦也是目标之一。曹悦和熊猫互娱签订补充协议,如果斗鱼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则由熊猫互娱进行赔付,相当于熊猫互娱为其“赎身”。

后来斗鱼果然向曹悦索赔,但是熊猫互娱直到倒闭,这笔钱依旧没有给曹悦。曹悦起诉熊猫互娱,后者本应在今年7月7日之前支付曹悦369.99万元及相关利息,但未执行。

曹悦与熊猫互娱签订补充协议
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对熊猫互娱、王思聪发布限制消费令

11月20日,王思聪已经不在限制消费人员名单之列。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九条,在限制消费期间,被执行人提供确实有效的担保或者经申请执行人同意的,人民法院可以解除限制消费令。这意味着,要么有人给王思聪提供了偿还债务的担保,要么钱已经还完,再要么,就是曹悦因某些方面的原因主动申请取消对王思聪的消费限制。

拥有私人飞机的王思聪为何会被一个区区300多万元的债务纠缠呢?据网友调查,这个债务只是冰山一角,王思聪真正的债主是那些签了高利息回购协议的投资方,这些债务足以掏空小王的口袋。


就在11月19日,王思聪再被限制消费,本次限制消费令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出。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04日立案执行申请人嘉兴璟字悌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申请执行王思聪国内非涉外仲裁裁决一案,因王思聪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因此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据天眼查官方账号在知乎的回答,嘉兴璟字悌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合润君达(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2.31%的股份,而王思聪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疑似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间接持有该公司40.07%的股份。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王思聪发布限制消费令

打发了一个小债主,又来一个大一点的债主。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冒头的债主会越来越多,而王思聪的限制消费令会不会越来越多?这点我们还不得而知。可以确定的是,王思聪现在的日子不太好过。

熊猫互娱是王思聪非常看好的一个项目,不仅在它身上砸下巨资,还自信满满地与投资方签订高利息回购协议,它的倒下必然是对王思聪不小的打击。同样不顺的还有其父王健林,以至于到目前为止,王健林还没有对他伸出援助之手的意思。

不知未来会如何发展,中国的商业版图是否会迎来巨变?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支付宝扫码打赏微信打赏

喜欢本文吗?请我喝杯雪碧吧~~

0 0 投票
文章评分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评论